黄进龙美国Besharat Museum Gallery新作
分类:申博科技

【文/图‧陈贶怡】

国立台湾师範大学特聘教授黄进龙,是享誉国际的知名画家,担任台湾国际水彩画协会荣誉理事长,他的水彩创作享有国际盛名,油画也不惶多让。

黄进龙美国Besharat Museum Gallery新作
雄谷樱堤意象,2019 油画 麻不,65x91cm,私人收藏。 图/陈贶怡提供

达成「融中贯西」之理想

在他将近三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一直被认为继承了林风眠、徐悲鸿、常玉,以及台湾六十年代以来无数引领风骚的大师们「融中贯西」或「东西共荣」之理想。

黄进龙美国Besharat Museum Gallery新作

VVIP 会员限定!

免费使用活动金币灌溉优质新闻,抽 iPhone 11、仟元现金。 赞助好新闻 黄进龙美国Besharat Museum Gallery新作如何使用金币灌溉新闻 黄进龙美国Besharat Museum Gallery新作

剩余的活动金币 枚

免费活动金币仅能作为灌溉新闻使用,不能折现、亦不能另作其他用途。参与赞助后,可以参加活动抽奖,并成为 udn 产品的抢先使用者。 赞助好新闻 黄进龙美国Besharat Museum Gallery新作如何使用金币灌溉新闻 × 黄进龙美国Besharat Museum Gallery新作

■ 活动时间

2019年10月21日 - 2019年11月20日

■ 活动办法

活动期间您可获得活动金币 3,000 枚,当您看到优质新闻,即可点按文章中的「赞助好新闻」按钮赞助该篇文章,且可随时至会员中心查询目前金币的使用状况。

■ 赞助说明

联合新闻网与经济日报合计,共有 3,000 枚金币。 每篇文章仅能赞助一次,每次扣 10 枚金币。 不限一天能赞助几篇文章。(可一天把3,000枚金币发完,亦可一天发100枚、 分30天把金币发完) 越多天登入赞助,中奖机率越高。(一天把3,000枚金币发完,同等有一次抽 奖机会,分30天把金币发完,同等有30次抽奖) 活动金币仅能作为灌溉新闻使用,不能折现、亦不能另作其他用途;活动结束后系统将自动回收金币并关闭该功能。 参与灌溉新闻后,可以参加活动抽奖,并成为 udn 产品的抢先使用者。

■ 活动赠品

协助奖:U利点数 200 元, 500 位 灌溉奖:现金奖 5000 元,共 20 位 成长奖:iPhone 11 (64G),共 2 位 活动结束后,将由系统抽出得奖者,于 11/30 前公布得奖名单,并以 e-mail 方式通知得奖者领奖。 中奖名单 个资声明 注意事项 ×

恭喜您获得活动金币 3,000 枚

在联合新闻网及经济日报网点按文章中的「赞助好新闻」,以活动金币赞助该篇文章,支持心中优质新闻。iPhone 11、仟元现金....等您带回家。
越多天登入赞助,中奖机率越高

×

提醒:您今天尚未使用活动金币

点按文章中的「赞助好新闻」,以活动金币赞助该篇文章,支持心中优质新闻。
iPhone 11、仟元现金....等您带回家。
越多天登入赞助,中奖机率越高!

东西之间在内涵与方法上的贯通,似乎成为其创作的中心议题,黄进龙过往的作品经常在不同层级的许多元素上,勤勤恳恳地依照个人对东、西艺术的认知进行整合,这也是他的作品在国际间大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然而,「融中贯西」是何等困难的议题?自十九世纪以来,多少东方、西方艺术家前仆后继,只为了探寻和钻研两个看似对立的文化传统之间的关係,特别在当前全球化已成事实的资讯时代里,黄进龙又是如何回应这个千古议题却不落入俗套?

黄进龙美国Besharat Museum Gallery新作
画展开幕日许多艺术爱好者及亚特兰大华裔美术协会多位成员到场欣赏画作。 图/陈贶怡提供

尽情挥洒又严格控管

的材料世界

黄进龙的油画作品比诸于水彩,从取景角度上,很明显的近取代了远,局部取代了整体,樱花或单纯或複杂的枝干一笔纵贯或横扫整个画面,花朵若隐若现,精緻勾勒的花瓣与随意撒布的色点混为一谈,足证明他不再把重点放在所见对象(objects seen)的整体描绘。

此外,黄进龙在处理樱树时,不断夸张颜料的流动性或稠密度,以至于形体时而清晰时而模糊难辨。如此的处理方式对观者而言几乎脱离了视觉(optique)的主导,而营造了一种德勒兹(Gille Deleuze)所谓的「视触性」(haptique)。

而他更喜欢在背景中进行种种材料的试验与表现,只要旁观黄进龙绘画的过程,便能被他在材料掌握上的专业度折服:他自製颜料,试验各种接着剂与溶剂的效果;他自製或尝试各种中、西材料、笔刷的尺寸,运用颜料的泼洒、滴淋、流动、涂敷、渲染、层叠,及笔刷的乾擦、甩点、动势转折与速度变化等技法,营造出一个尽情挥洒却又严格控管的材料世界。在其中形体时而浮出、时而隐没,製造出一种具象/抽象、可视/不可视、理性/感性、物质/精神之间的辩证与对话。需知,他纵使「观樱花千棵」创作时总不打精细草稿,任凭形像快速「成形」(Gestaltung),然而并没有在成形之后就此停笔,而是继续展开一场造形与材料的激烈辩证。

画中所有的元素均相互渗透,而多余与超过的元素也可能被覆盖或擦洗。画面中的细节,在甫成形时原本清晰可见,但在材料介入后,反而因模糊而像谜一般的诱人。至于艺术家原本拥有的出色造形能力与材料掌握力,也在这样过程中,间歇性地让位给偶然和随机。

生活经验中

萃取出超然的生命境界

所以我们知道材料的介入让「形」让位给挥发、流动、延展、模糊;所有的不稳定、偶发和变动;让颜料的性质与状态被看见,而不是被掩盖在樱树严峻的形状与轮廓之下。甚至是为了让艺术家绘画的过程被看见,不论是尚未开始或已经完成的。

甚至为了在「赏樱」之外,更上一层楼的「知樱」:从观赏的感性体验,到对绘画对像与材料的知性理解,黄进龙画的不只是樱花美丽的容颜与身姿,也是赏樱时那稍纵即逝、无法言传亦不可视的「氛围」。正是这种内容与容器的高度契合,使我们从「赏樱」这样的浮世中,透过黄进龙「画樱」时东西融贯的普世美学,萃取出「知樱」所达到的超然卓越的生命境界。

黄进龙美国Besharat Museum Gallery新作
卓越杂誌2019.11号403期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