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秩序盘整 不致陷入金氏陷阱
分类:申博

全球经济秩序盘整 不致陷入金氏陷阱

正当世界寻找经济秩序的时候,谁能够担起重责大任,稳定世界经济?

中央研究院院士、台大政治系教授朱云汉在2017第15届华人领袖远见高峰会上,以「世界经济是否正迈向金德柏格陷阱(Kindleberger trap)?」为题,发表演说。

他认为,世界新秩序正在形成,并不会走向金德柏格陷阱。

近来,哈佛大学奈伊教授(Joseph Nye)提出美国在世界的角色正在退缩中,世界可能迈向金德柏格陷阱。金氏研究1929年经济大恐慌,认为缺乏世界政府的前提,需要有一个强大有力的政府,提供国际公共财。

在朱云汉看来,过去30年,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模式已面临困境,势必进行调整。以中国为领头羊的非西方国家,正在为全球化注入新动力,也会引进新的全球化路径与游戏规则,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与全球治理机制改革。以下是演讲摘要:

奈伊近来见到川普总统上任至今,以美国安全与经济利益至上,英国又要脱欧等事件,他担心世界是否就此走入金德柏格陷阱?

透过跨国企业 难以分工与逆转

金德柏格是美国经济史专家。他曾研究,世界会发生1929年经济大恐慌,从美国华尔街蔓延到全球,是因为国际领导权青黄不接,导致世界经济体系不稳定。

回顾当时,英国在一战之前,肩负维持贸易体系和汇率稳定,可是一战之后,元气大伤,无暇他顾,美国则全面走上孤立主义,也没有意愿承担大任,国际领导青黄不接。

只有超级大国,才有能力提供国际公共财,其他国家可以搭便车。

所谓国际公共财,是指和平秩序、开放贸易体系、产权保障等层面,维持海上自由航行、通用交易货币与稳定汇率,度量衡以及各种交易规则的标準化,当金融市场出现恐慌,可以扮演全球稳定者角色。

二战之后,美国扮演国际领导者角色,提供公共财,让世界经济走向平稳。但是,美国川普从全球化退出,逐渐退缩领导者的角色,世界也出现反欧盟、反移民的声浪,奈伊不禁要问,现在是否进入当时的局面?是否缺乏国际领导者?是否会出现金德柏格陷阱呢?

我认为,奈伊高估美国当今的世界经济领导角色。其实,1980年代以来,美国的影响力逐渐消退,奈伊低估德国等西欧国家扮演的角色,以及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支撑全球化的力量。

现在已是全球化世界,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透过跨国企业,大家难以分工,也难以逆转。例如,美国通用汽车最大利益在中国,肯德基一半以上利益来自中国,德意志银行的前三大股东都不是德国人,台积电也是如此。

我认为,20多年来,世界的经济秩序正在适应消退的美国。

欧元诞生便是适应不能稳定的美国,以G7来说,现在已快要被新兴市场在内的G20取代,大家也不再光靠美国联準会,取而代之的是联準会、日本央行、中国人行、欧洲中央银行在内的四个央行。

中国引领新兴市场 开闢新路径

全球秩序当中,中国大陆正扮演重要角色,与多国建立单边或多边换汇协议,代替IMF。如果再发生1997年金融风暴,大家可以不必只向IMF求救,中国可以直接启动换汇协议。

此外,中国的丝路基金、亚投行,加上串连欧亚的一带一路,正建构完整的政策协调平台。

中国也在拓大金砖五国峰会,找来土耳其、奈及利亚、印尼、墨西哥等新兴市场加入,未来可能取代G7。今年9月,中国与IMF、WTO等六大经济组织,每年举行政策协调,期望维持全球经济开放。

现在的世界正形成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秩序,这是深厚又具弹性的全球化,与美国的全球化不同,彼此互连互通,不是只有贸易、投资,还有文化、技术合作、教育、基础建设,这是尊重各国的特殊国情和不同需求。

因此,各国在参与全球化的过程,不是齐头式标準或单一标準,不是强迫每个国家接受,而是选择性加入,由此看来,全球经济不致陷入金氏陷阱,世界将会进入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引领全球化,开闢新路径的局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